欢迎观临汤姆叔叔!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位面猎奴之F/A
位面猎奴之F/A
时间:2020-10-02 21:46:27

狮子劫被扒光推倒在了地上,贞德蹲在狮子劫的上面,一只小手按着狮子劫
的小腹,一只手则扶住了狮子劫的肉棒,将肉棒对准了自己的小穴。

「狮子劫先生,你的魔力我就收下了。」

贞德往下一坐,肉棒插到小穴里,「哦……狮子劫先生的肉棒,好大好长哦,
都要插到我的子宫里了。」

贞德上上下下的扭动着自己的腰,小穴裹着肉棒在摆动着,贞德的小穴熟练
的一紧一松,一拉一扯,一提一放,狮子劫的肉棒在这样的侍候下,爽的飞起,
虽然他本人想要抵抗,可是那来自人类最深处的快感,根本就无视了狮子劫的意
志。

**插在贞德小穴里的肉棒突然跳动几下,猛的射出了精液。

射出了精液的肉棒,不但没有缩小变软,反而变得更加的坚挺。

「呵呵……看来狮子劫先生的肉棒对我的侍候很满意啊,都射出了这么多的
精液来。」

贞德的两根手指分开自己的小穴,乳白的精液从小穴中流出来,流到狮子劫
的小腹上。

「喂喂喂……你这个魔法原来是真的啊,我还以为你是在吓我呢。」

「那么狮子劫先生现在知道了吗?」

「反正我也快要死了,不如你就告诉我一下真相怎么样?你总不能让我死不
瞑目吧。」

「狮子劫先生,我现在不想拖延时间,我还有事要做的哦。」

贞德将一块白布覆盖在狮子劫的脸上,然后又开始扭动自己的腰,不同刚刚,
这次贞德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也没有了什么太多的技巧,只是快速的上下扭动腰。

贞德一屁股坐在狮子劫的小腹上,收紧小穴里的嫩肉,然后扭动自己的腰,
嫩肉三百六十度的挤压着肉棒,扭动腰让嫩肉也有一点程度的转动。

伸出一只小手,贞德握住了狮子劫的睾丸,轻柔的把弄起来,指甲还不时的
掐住睾丸的表皮,以来增加刺激。

很快的,狮子劫的肉棒在小穴里跳动起来,然后精液被内力从睾丸里射出来。

随着三次的射精,狮子劫身上的魔法回路,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了,仿佛随时
都会消失那样。

「狮子劫先生,还有一次,你的魔力就要被我榨光了哦。」

狮子劫没有回话,「我忘了现在你说不了话的。」

贞德俯下身子,一口含住了狮子劫的肉棒,灵巧的小舌头围着肉棒打转,脑
袋一前一后的摆动着,狮子劫连着射了三次精液的肉棒,变得敏感非常,不到一
分钟,狮子劫就在贞德的小嘴里,缴了械。

狮子劫身上的魔法回路已经完全的消失了,榨光了狮子劫身上的魔力后,贞
德一改原先魅惑的表情,一脸厌恶的看着地上的狮子劫,唤出战旗,捅穿了狮子
劫的心脏,终结了狮子劫的生命。

「哎啊,那个大叔已经死了啊。」

「解决掉剑士了吗?杰克。」

「呢。」

杰克将搀扶着的小莫扔到地上,小莫的铠甲已经消失了,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小腹的贯穿伤已经恢复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让她成为我们的战斗力。」

「要不要我把那个大块头叫过来?」

「不用,以她的意志力,可不是那种用简陋方法就可以就可以解决的。」

「哦~那么你想怎么做?不用那个大块头。」

「当然是召唤一个新的从者。」

「怎么召唤,你不是已经召唤了那个大块头了吗?」

「所以我才需要狮子劫的魔力。」

贞德摊开的手掌上,一团白色的光团散发着柔和而又略带阴暗的光芒,那是
狮子劫的毕生魔力。

「响应我的召唤,降临现世吧!」为了不被说注水,我改了一下。

光芒散去,一个消瘦的男子出现在原先法阵的中央。

「从者泰纳苟,见过御主。」

在布加勒斯特国际机场的候机厅内,火花四溅,钢铁铿锵,卡赞和穿着白色
铠甲的贞德缠斗在一起,一枪一旗不停的挥舞碰撞,发出钢铁的声音。

「你不是黑方或者是红方的从者,你是谁?」

「嗷嗷!死!」

「看来是交流不了了。」

虽然两人互攻互守,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了卡赞攻,贞德守。

和不知疲倦、不识疼痛的卡赞相比,贞德的双臂在接下卡赞那一次又一次的
重击下,已经变得十分的发麻,握着旗杆的手,还在微微的发抖着。

卡赞的长枪绕上一层黑色的火焰,强烈的能量从卡赞身上喷涌而出,卡赞发
动了宝具攻击。

「吾主在此!」

贞德也发动了自己的宝具,一层护罩出现在贞德的前方。

「杀戮无罪!」

卡赞向前用力的挥出自己的长枪,黑色的光波呈扇形攻向了贞德。

贞德的护罩挡下了卡赞的攻击,不过挡下了卡赞的这一击,也彻底的耗尽了
贞德的全部魔力,现在贞德依靠着宝具内储存的魔力,维持了这个护罩。

贞德在赌,赌卡赞也已经耗尽了魔力,无力再对她发动攻击,贞德对于自己
的恢复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烟雾散去,卡赞枪尖朝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来贞德赌赢了。

可是还没等贞德喘口气,随着腹部的刺疼,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刺穿了贞
德的小腹,嫣红的血液,顺着刀尖,一点一点滴到地上。

贞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头盔下血红的眼睛突现光芒,卡赞如野兽一般的嚎叫一声,手紧攥着他的枪,
每一步,都因为铠甲的重量而发出很响的声音,卡赞喷出来的气息愈发的重,长
枪被慢慢的举了起来,卡赞要终结贞德的性命。

娇小的身体坐在卡赞的肩膀上,手肘敲卡赞的头盔,「大块头,你别打死她
了。御主说了要活的给那个小丑。」

卡赞重重的甩头,长枪重重的击打在地砖上,『脆弱』的地砖顿时爆裂大半,
以卡赞长枪的枪尖为半径,虽然卡赞是狂战,但卡赞却有着远高于其他狂战的智
慧。

「杰克小姐,虽然我穿的衣服色彩斑斓而又缤纷绚丽,可是将我和小丑这种
低级的东西放在一起,未免对于我来说也太不公正了。」泰纳苟出现。

「别废话了,呐~御主说给你的东西。」杰克指着贞德。

「哦~哦~哦!」泰纳苟兴奋的走到贞德身边,端起贞德紧致的小脸,「哦
哦~完美啊,简直完美啊,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鼻子,一样的嘴巴,这裁决者小
姐简直就是我们御主的复刻版啊。啊~我居然要凌辱我御主,啊!这简直就是恩
赐啊,主啊!」

杰克的匕首旋转着的将泰纳苟的头切下来,保持着兴奋表情的头颅滚落,整
齐的切口上,没有一丝可以作为人类的证据,没有红色的鲜血,没有蠕动的粉红
嫩肉,没有红蓝的神经,只有整体的一块白色。

白色蠕动起来,鼓起、凹下,一个球体出现,五官被打造出来,碧色的眼珠
在眼眶中转了起来,泰纳苟又活了过来。

「杰克小姐,请不要打断我。」泰纳苟扭头对杰克说。

杰克抛掷着自己的匕首,「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睡多几次的话,就快点干活。

劳者得食,懂?「反手握住匕首,杰克的眼睛露出凶光来,杰克绝对说到做
到,只要泰纳苟再在那里划水,杰克就会像昨晚那样,将他做成尸块。

「遵从杰克小姐您的命令,所以请你将匕首收回,我不想再体验一次清醒三
秒又三秒了。」泰纳苟摸摸自己的脖子,好像自己的脖子会在什么时候,在自己
不知道的情况下和自己的身体分家。

泰纳苟拿出来自己的宝具,一本书,灵魂命运的记事。

「你的灵魂是我的收藏,你的身体是我的玩具,你的记忆任由我修改,你的
一切都将属于我。」

虽然泰纳苟的咒语,一个紫色六芒星出现在贞德的额头上。

泰纳苟的咒语说的很强大,可是杰克却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说得这么厉害,
结果还是只能控制身体,而且还有可能会反噬自身。」

泰纳苟摸自己的头发,手掌在黑色的头发上咔呲咔呲的响,「杰克小姐,其
实并不是我的控制术弱,而是御主的控制术简直就是犯规的存在啊。」泰纳苟合
上书,「我已经可以说是最强的控制魔法使用者了。即使是我如果要控制住一个
实力和我不相上下,甚至高于我的从者,那么就得要是对方处于贫死的状态才可
以,可是,可是御主她,居然在我刚刚被召唤出来,实力处于最巅峰的时候,控
制了我,我的人生在御主的面前就像是电影那样的被播放者。」泰纳苟打开书,
「啊!我的主人!只有像御主这样强大的魔法师,才配成为我的御主,我的主人,
我的支配者,我的女王!」

杰克的手肘敲卡赞的头盔,「大块头,我们走不要管这个小丑了。」

卡赞点头,腿弓下去,猛的一发力,卡赞笨重的身体就像是炮弹那样的飞起,
迅速的消失在机场。

「杰克小姐真是不懂服从之美。」泰纳苟看着杰克和卡赞消失的方向摇头,
手翻书,眼睛也没有看书,大概翻到了自己要的那一页了,泰纳苟就按住书页的
中间位置,这一页是一个魔法阵。

手指滑动几下,书页上的魔法阵发出光芒来,不止书,倒在地上的贞德也发
出光芒来,贞德和书同时变得最亮,然后消失,光消失了,书还在,贞德消失了。

泰纳苟合上书,化为光点消失,原先捧着书的手握了握拳,然后展开「啊—
—这样的战斗后,我不禁的想要在这里作爱,这个战场上,痛痛快快的来做爱啊!」

泰纳苟朝上的手掌出现魔法阵,手掌向前推去,魔法阵从泰纳苟的手掌飞到
地面上,在飞行的过程中,魔法阵还在不断地变大。

一个身着铠甲的少女,出现在魔法阵的中央,双手伸到脑袋后面,大大的眼
眸中充满了怒火,洁白的牙齿使劲的咬着。

小莫单膝跪地,向泰纳苟行礼,「母狗骑士参见主人。」虽然小莫的眼神如
同燃烧那样,可是身体却卑微的行礼。

「我的母狗骑士,你仁慈的主人慷慨的允许卑贱的你亲吻我的脚。」泰纳苟
的脚从靴子里抽出来,泰纳苟的脚上散发着皮革与脚气混合在一起的臭味。

「感谢主人的恩赐。」

小莫捧起泰纳苟的臭脚,伸出舌头舔泰纳苟的脚背。

「不错不错,向自己的君王、统治者发起那邪恶叛逆的骑士,下场就应该是
这样的,如同是一只下贱的发情母狗那样。」

「是的,主人,我就应该是这样的。」

「卸下你无用盔甲,向我展现你那下贱的肉体吧。」

「遵命,主人。」

小莫站了起来,将自己的铠甲全部卸掉,只留下一条半根手指那么宽的布条
缠着奶子,一块小布料做成的短裙。仅仅遮住了大腿根手垂在两旁,挺着自己的
奶子,让它显得更加的挺拔。

「身为母狗就该跪着。」

「是。」

小莫跪趴在地上,向泰纳苟撅起自己的屁股,小莫身上的那条短裙本来就十
分的短,小莫在这么的一趴,粉红细细的闭合着的小穴和拢着的菊穴,在泰纳苟
的面前展露无遗。

「明明是下贱的母狗骑士,居然有这么棒的屁股,真是罪孽啊。」

「是的,身为下贱的母狗骑士我居然有着这样屁股。」

「我可不是在夸赞你啊,母狗。」

「抱歉,主人。」

「真是只没有的母狗。」

泰纳苟撩开他的法袍,肉棒早已经高高的勃起了,狰狞的肉棒上是鼓起的血
管。

泰纳苟将肉棒顶着了小莫的菊穴,手抓住小莫的纤腰,身体沉了下去,肉棒
无视菊穴紧致肌肉的抗拒,有力的一插到底。

泰纳苟有节奏的前后摇动自己的腰,粗壮的肉棒在小莫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啊——好疼,好疼。」坚强的小莫,不争气的流下了两滴泪。

泰纳苟讨厌小莫的喊疼,命令小莫不许发出声音来,小莫捂住自己的嘴巴,
不发出声音,不过剧烈的疼痛和填充感诱发的低喘,还是无可避免的。

「哈哈虽然你是一只母狗,不过你的肛门肏起来还是很爽的啊。母狗以后我
会经常肏你的肛门,你开不开心啊。」

「开心,母狗太开心了,主人。」说完,小莫又捂上嘴巴。

泰纳苟的两根手指捏住小莫的阴蒂,扭。

「呜呜呜呜呜呜呜……」

「母狗刚刚我让你说话了吗?」

「没有……」小莫像是犯错被发现的小女生那样。

泰纳苟的指甲掐住了阴蒂,左右的扭。

这次小莫变聪明了,手牢牢的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在说话。

泰纳苟送开了小莫被捏住的阴蒂,扇了小莫的屁股两巴掌后,泰纳苟继续享
受着小莫菊穴带来的快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莫的菊穴开始渐渐地适应了泰纳苟的肉棒,疼痛开始消
退,异样的填充感,慢慢的消散,满足的美妙充实感填充着小莫的菊穴,快感伴
随着泰纳苟肉棒的抽插,游离在小莫的身体中,然后突然加速,汇集到小莫的大
脑,产生更大的快感来,骑士的荣耀,愤怒的焰火,继承者的骄傲,被母狗的屈
辱,喜悦的跳动的快感,最高的肉体的精神的快感所代替。

泰纳苟让小莫站起来,从身后挽起小莫的腿,肉棒再次插到小莫的菊穴里。

「唔嗯……唔……」泰纳苟的喘气声越来越大,肉棒抽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力度在不断地增加。

「呜呜嗯五……唔~~哦!」一声舒畅无比的呻吟,大量粘稠的精液从泰纳
苟的睾丸中高速射出,射到小莫直肠深处。

被爆菊内射的小莫也发出高昂的呻吟,到达了高潮。

小莫高撅着屁股的趴在地上,脸上满是崩坏的表情,乳白色的精液从双腿流
下,那是从菊穴里流出来的。

畅快射精后的肉棒无力的耷拉在两腿之间,丝毫看不出来它刚刚还以威武的
姿态,征伐着小莫。

泰纳苟想要再用小莫来打一炮,可是他刚刚收到了来自御主的通讯,他现在
要立即动身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

泰纳苟将一个狗项圈套在小莫的脖子上,链子攥在自己的手上,启动一个传
送的魔法阵。

「裁决者小姐,请。」考列斯侧身,「这里是我们尤格多米雷尼亚最好的房
间。」

贞德点头进入房间,俏丽的小脸上,没有对这么一个华丽奢侈的房间而感到
惊讶,将行李箱放到床边,拉开闭着的窗帘,温温的阳光照射进来房间里,从这
个房间往下看,可以看到尤格多米雷尼亚城堡的花园,在花园中有几个白发的人
造人在打理着花草。

「狂战士御主,你们尤格多米雷尼亚家族的人造人技术可是顶尖的,为何在
来的路上我没看到几个?」

面对贞德的提问,考列斯挠头想了一下,「这也是我们要询问裁决者小姐的。

在几天前,我们遭到了一个狂战士的袭击,在他的宝具攻击下,我们制造人
造人的工坊毁于一旦,所有的未完成人造人全部报废,而当时其他的人造人也因
为宝具攻击而大多负伤。「

「裁决者小姐,我们原本以为那个袭击我们的狂战士是红方的狂战士,可是
在那个狂战士以后,我们也和红方进行了一次的交手,我们发现红方的狂战士不
是袭击我们的那个狂战士,裁决者小姐,难道这次的圣杯战争除了红黑双方外,
还有第三方势力吗?」

贞德停下整理行李,拍拍行李箱,「既然你们已经和他们有接触了,那么我
也没有什么在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裁决者小姐,请告诉我们。」

「狂战士御主阁下,请你召集你们黑方的全部御主,我需要告知你们关于这
次圣杯战争发生的异变。」

「那么裁决者小姐,二十分钟后会有人来迎接你。」

考列斯屈身行礼离开,去召集御主们了。

「黑?红?那么我就是白了。」

三道令符在贞德的手背上隐约可见。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